betway

betway

北京朝陽交通支隊亞運村大隊交警敖翔:幽默執法成網紅 碰上好捧哏

編輯:品博 瀏覽:2406次 2016-09-03 06:58:09 | 來源:新京報 | 作者:郭超

北京朝陽交通支隊亞運村大隊交警敖翔:幽默執法成網紅 碰上好捧哏

交警敖翔

<iframe src="https://v.qq.com/iframe/preview.html?vid=q03252duio9&width=500&height=375&auto=0" scrolling="no" marginheight="0" marginwidth="0" width="100%" height="378px" frameborder="0">

最近北京一名交警火了,他在處理一起事故中濃濃的京腔和風趣幽默的話風,被網友稱為“交警界的郭德綱”,他更是用豐富的經驗,現場識破了涉事司機的謊言,發現了車牌問題。

這段記錄現場執法的視頻一經播出,網友便迅速截出了這名交警的經典語錄。當得知涉事司機離開現場40多分鐘去吃飯,他說:“五個人就您一人吃飯了,恭喜你,你先解決了溫飽問題。”當涉事司機承認車牌是網上購買的時,他說:“這是你選的號啊還是他給你隨機派的號。”此時,涉事司機發現謊話已無法繼續編不下去,只好坦白車牌是看到路上同款車輛的號牌,上網買了一副。

9月2日下午,新京報記者在朝陽交通支隊亞運村大隊見到了視頻中的交警敖翔。

敖翔是地道的老北京,從警8年一直在一線工作,工作之余愛看周星馳電影,愛聽相聲。

對于意外成為網紅這事,他表示自己不是段子手,平時還有點小內向。“我媳婦看了視頻說挺好的,家人群也都在轉,我被自己刷屏了才知道自己可能已經成網紅了。”

亞運村大隊負責人告訴記者,同事們都看到了這段視頻,敖翔在處理事故中的方式容易讓大家接受,也體現了規范執法。

簡短的采訪結束后,敖翔戴好對講機、執法記錄儀,騎上摩托車再次投入到周五晚高峰的疏導工作中。

“說我幽默,其實是碰上好捧哏”

新京報:你知道自己火了嗎?

敖翔:知道,一下子就火了,太突然。

新京報:什么時候知道自己在網上很火的?

敖翔:大概是第三天吧,發現朋友圈被自己刷屏了,還有朋友扔給我一個視頻,問“敖翔這是你嗎”?

新京報:他們覺得和平常的你不一樣嗎?

敖翔:他們可能覺得敖翔怎么能成網紅,不太確定。

新京報:你家人也知道了吧?

敖翔:家里都知道了,也是從朋友圈看到的,家里的群都在轉發,去奶奶家吃飯群,去姥姥家吃飯群,都在議論。

新京報:成網紅是什么感覺?

敖翔:覺得壓力大了,以后要是再執法,就要說得更有水平了。

新京報:網友們覺得你與當事人溝通挺有水平的。

敖翔:當時就是正常處理一個事故,沒想故意表現什么,謝謝網友的理解和支持。但我覺得我還得加強學習,多看書,體現規范執法。

新京報:你自己看過那段視頻嗎?

敖翔:看了電視上的首播,看完也笑了,話是有點密。我們交警穿上制服就是嚴格執法的狀態,回到家脫了警服就是平頭老百姓,以老百姓的視角看視頻里的自己,還真有點穿越的感覺。

新京報:視頻你說話很幽默,大家都給你編成了段子。

敖翔:其實就像有網友說的,主要是碰上好捧哏了,我說的那些都是順著對方回答說的。

“用40分鐘吃飯不如用40分鐘溝通”

新京報:當時是怎么接警的?

敖翔:當天我們指揮室布警,說阜通大街沒到宜家那兒有一起事故,雙方有些爭議,挪不了車。我當時正處理完另外一起事故,隨后就趕過去了。

新京報:到現場后是個什么情況?

敖翔:兩車事故,后車是豐田,兩口子開的,在路邊等著民警。前車是一輛紅色比亞迪,車里沒人。也沒人知道當事人哪去了,后來我在前車擋風玻璃下發現了他留的電話,就打電話把他叫回來了。

新京報:大概多長時間回來的?

敖翔:也就10分鐘吧,回來以后我問他去哪了,他說去吃飯了。

新京報:所以視頻中你說了那句“咱們5個人,就您一個人解決了溫飽問題”。

敖翔:這5個人包括另外兩位當事人、我、他還有后來趕到的一位記者,大家都在等他一個人。當時晚高峰剛過,因為這倆車沒挪造成了一些堵車。

新京報:你怎么處理現場的呢?

敖翔:按照規范核驗了對方的行駛本、駕駛證、車輛保險。確定沒問題后了解了雙方爭議,后車也承認可能和前車有輕微接觸。我讓后車推過來與前車模擬碰撞,用事實讓雙方了解車損位置再協商賠償。

新京報:你是怎么發現他車牌有問題的?

敖翔:倒車的時候,我發現他掛的河北牌用了京字扣,按規定這是不可以的,哪里核發牌子,就使用哪里的固封螺絲,固封螺絲有屬地標志。

新京報:他給這牌子的來歷做了很多解釋,但都被你噎回去了。

敖翔:他一會說車停在工地外面讓別人偷了,一會又說是別人給的,一會說牌子是淘寶買的。望京這地方哪有什么工地可以停車啊,工地距離他們單位多遠,這些我都知道,我說那些就是想讓他說點實話,人與人應該有點誠信,我希望用事實讓他說真話。

新京報:你追問了幾次車牌哪來的,對方一直在掩蓋真相。

敖翔:我憑經驗第一反應是他車牌動過手腳了,螺絲是可以手擰下來的。我再三追問,就是想聽他說真話,把事情調查清楚。最后我還表達了,你用40分鐘吃飯,把車停在路上等交警,不如用40分鐘和對方溝通,說不定這問題早就解決了。

“這樣說話能緩和事故雙方氣氛”

新京報:像這樣的事故你遇到的多嗎?

敖翔:我們那片一天有十幾起事故吧,比這復雜的有的是。很多時候我就是一個協調員,用自己所學為雙方解決問題。

新京報:你和人說話的風格就是這樣?

敖翔:基本是這樣吧,以前還有更逗的呢,主要是當事人引導你,人家不那么說話,我也發揮不出來。

新京報:這些話你是不是帶著情緒表達的?

敖翔:沒情緒。我覺得一名交警最基本的操守還是有的,不會帶著情緒處理路上的問題。我就是脫口而出,覺得這樣說話能拉近大家的距離,緩和現場氣氛。

新京報:在處理其他事故時,你也會這樣聊天嗎?

敖翔:我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吧,當時剛上班師傅帶也是這樣教的,應該多站在當事人角度考慮下,比如說事故責任,直接說這就是你的錯你全責,不如說您看,您這么好的車開慢點多好,撞了多不值當。這樣對方會好接受,也知道速度快容易發生事故。

“微博粉絲兩天內漲了1000多”

新京報:我覺得你是一個性格外向的人,才會這么有趣地說話。

敖翔:我……其實很內向。到了隊里以后才慢慢敢于溝通。

新京報:你這個反差也太大了。

敖翔:你看我眼神,是不是呆呆的。我也不是段子手,每天工作很忙,哪有時間編段子。

新京報:你平時是不是愛看一些喜劇電影?

敖翔:我愛看周星馳的電影,基本每部都看過兩三遍了。還有葛優的,葛優躺就是網紅。

新京報:有網友建議你去和郭德綱說相聲,你考慮嗎?

敖翔:這事啊,其實就是遇到一個好捧哏了。我自己說不了那么好,如果能向相聲大師們學習學習也不錯。

新京報:你平時參加單位的文藝活動嗎?

敖翔:我還是跑步吧,瘦的時候跑得快,得過局里的第一名。

新京報:你紅了之后,最大的變化是什么?

敖翔:沒什么,還是每天執勤上班。對了,微博粉絲兩天內漲了1000多,這個算變化。之前就100個,好幾年沒動了,最近有網友留言,讓我跨界發展說相聲去。

新京報:你也是有粉絲的人了,有網友通過我向你問好,打聽哪能遇到你?

敖翔:專門看我還是算了,看到我的不是去修理廠就是去銀行交罰款。返回品博網首頁>>

打印
繁體
投稿
關閉
返回頂部
河南快三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