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way

betway

69歲的他雙腿截肢卻成功登頂珠峰:創世界紀錄

編輯:DingDing 瀏覽:1225次 2019-01-29 10:03:06 來源:央視網

69歲的他雙腿截肢卻成功登頂珠峰:創世界紀錄

69歲的他雙腿截肢卻成功登頂珠峰:創世界紀錄

69歲的他雙腿截肢卻成功登頂珠峰:創世界紀錄

2018年對于夏伯渝來說,無疑是一個豐收年。尼泊爾時間5月14日8時26分、北京時間10時41分,69歲、雙腿截肢的他,終于實現43年的夢想,站在了世界之巔——珠穆朗瑪峰頂,成為世界上最年長雙腿截肢成功登頂珠峰者。他的大幅照片在紐約時代廣場納斯達克大屏幕滾動播出。執著追求夢想的精神,也讓他成為2018年的北京榜樣。 而這一切對于夏伯渝本人來講,就像攀登珠峰過程中路過的一個營地,稍作休整,他已向下一個目標再出發……

登玉珠峰,徒步走戈壁,巖壁攀巖,在西藏登羅堆山跨年,夏伯渝探索的腳步從未停止。對于航海、自駕游走古道的邀請,他也躍躍欲試。與此同時,一生都在挑戰的他,新的計劃已經在腦海中成形,被夏伯渝歸納為“7+2”,即攀上七大洲的最高峰,再加上南北極。用夏伯渝自己的話說,“有個目標,才有奔頭。”

首登珠峰 他與死神擦肩而過

說起與登山結緣、與珠峰結緣,頗為偶然。進登山隊前,夏伯渝曾是體校的足球運動員,“文革”期間被招進工廠。1974年中國登山隊招收運動員,提出可以免費體檢,好奇的夏伯渝便報了名,沒想到一下子就被選中。面對親朋好友的羨慕與祝賀,本還有些猶豫的夏伯渝欣然接受了這個新職業。沒想到,轉過年,他就接到了攀登珠峰的光榮任務。這是他第一次與珠峰結緣。

不過在登山前,夏伯渝的興趣還在足球上。珠穆朗瑪峰對于夏伯渝而言,還只是地理書上學到的一個知識點,就是一個地理位置,一串數字而已。

1975年5月,26歲的夏伯渝作為中國登山隊的突擊隊員首次嘗試攀登珠峰。然而,這第一次登山,就讓夏伯渝體驗到了什么是與死神擦肩而過。

夏伯渝回憶,當時無論是裝備還是氣象預報等技術都比較落后。對于第一次登山沒有經驗的夏伯渝來說,只能跟著別人的腳印走。結果,在向頂峰進發走到海拔8500米的高度,夏伯渝走錯了路線,突然發現前方再沒有腳印,也再沒有下腳的地方。他往上看去只有懸崖絕壁;往下看去,只見烏云在腳下翻滾 。“這時才知道什么叫萬丈深淵。無數條冰裂縫‘張著大嘴’……當時嚇得我魂兒都沒了,趴在巖壁上一動不敢動。”當時的驚險場面,仍然歷歷在目。

“再這樣下去,零下30℃,即便不摔死也得凍死。”趴了一會兒,夏伯渝慢慢冷靜下來,開始自救。這時,他往前看發現巖壁上有一條裂縫。他慢慢地挪到那條僅有腳掌寬的裂縫上,一點一點往上爬。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雙腳和雙手上,每挪動一點都要特別小心。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終于爬到巖石壁上看到了山脊上的那條路,這時夏伯渝終于長出一口氣,他知道自己“活了”!

讓出睡袋 他凍“掉”了雙腳

“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難,不管你遇到什么打擊,永遠不要放棄,你不放棄,你就有希望。”時至今天,夏伯渝回憶起第一次登珠峰的經歷,依然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放棄才有了絕處逢生。然而,也正是他與珠峰的第一次接觸,就讓他失去了雙腳。

那是在他們想要發起沖頂的時候,風已經大得邁不開步。在8600米高度的營地堅守了兩天三夜,沒有了吃喝,連報話機都沒電了無法與大本營聯絡,大家只能選擇下撤。

和四個藏族隊員下撤到7600米的時候,有一個隊員體力透支又丟失了睡袋;“我那時有個外號叫‘火神爺’,我不怕冷,就把我的睡袋讓給了他”,夏伯渝和衣睡了一夜。等撤回到大本營,他的登山鞋脫不下來。醫生剪開發現,他的腳已經變成黑色。

屋漏更逢連陰雨,1975年5月中旬,在被抬回北京治療途中,夏伯渝得知父親已在自己沖頂時去世,沒能給父親送終令他心如刀絞。幾天后,中國登山隊九勇士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的消息傳來,在心情激動的同時,他卻被告知將要被截肢。

以當時夏伯渝的身體條件,自己在8600米都沒用一口氧氣,如果雙腳還在,登頂珠峰的夢想也許早40年就已實現。談及是否后悔將睡袋讓給隊友,夏伯渝坦言,回想起來很傷心很心疼,但在當時那種情況下,也沒有時間去過多思考。不過在夏伯渝看來,也正是這樣的曲折經歷為自己帶來了一筆寶貴的財富。“它使我的后半生有了一個奮斗的目標,使我幾十年的生活更加充實更加有意義。有時候還很精彩”。

借助假肢 他重返運動賽場

“沒想到第一次登山就把我的腳凍掉了;但同樣是那一次,我也喜歡上了登山。那種刺激性冒險性挑戰性,很適合我當時的心態。”失去了雙腳,對很多人來說可能備受打擊,人生將從此黯淡無光。盡管截肢之后的夏伯渝一度陷入茫然,也有過沮喪、失落、不甘,但他卻迎來了夢想的新起點。

一個來華科普假肢技術的德國專家告訴他,安上假肢不但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而且可以繼續登山。“我特別希望聽到這樣的、鼓舞你的話,哪怕是假的我也相信是真的”。當時的他太需要這樣的“正能量”了。

重新燃起希望的夏伯渝在等待安裝假肢的日子里也沒閑著,在積水潭醫院的病床上就開始了“訓練”。 他把骨科牽引用的沙袋綁在腿上,躺著練舉腿、蹬腿,同時配合俯臥撐和仰臥起坐,足足練“散架”了兩張床。

經過3年的等待,夏伯渝終于安上了假肢,就是兩根鐵條帶著一圈皮子,底下是個木板,走起路來嘎嘎響。剛裝上假肢,他就能站穩邁步,他離登山夢又進了一步。

盡管醫生不準他多動,夏伯渝還是天天運動,傷口破了就自己換藥。

恰好那時候有了殘疾人運動會。開始,夏伯渝并不愿意參加,因為不認可自己是殘疾人。但為了將來可以再登山,也為了帶動群體運動,這一參加就是20年。最初,他的腳踝關節還在,在運動中殘端總是被磨破。再后來,用過的假肢從木頭到玻璃鋼到碳纖維、鈦合金、硅膠套;為更換更適合的假肢,1993年又住院截肢一次,這一次失去了三分之一小腿。

罹患癌癥 他的生命曾進入倒計時

“我一直在為再登珠峰的目標而奮斗。”為了能夠早日重返珠峰,夏伯渝每天凌晨四點半,開始身體力量訓練。背上10公斤的沙袋練深蹲,150次一組,練10組;引體向上,10個一組,練10組;還有仰臥起坐、飛燕挺背、俯臥撐,全面鍛煉手臂、胸背、腰腹、臀部、大腿以及膝關節的肌肉。之后,每周三次騎車20公里登香山。這個訓練計劃幾十年未變。

然而,命運再次跟這位截肢勇士開了個玩笑。大運動量的訓練,使假肢把腿磨破,因長期不愈合而發生了癌變。1996年,他被查出中晚期淋巴癌。夏伯渝的生命一度進入了倒計時。

夏伯渝向記者回憶,當時病房里住了六個病人,每個床前都圍著幾個家屬,一天到晚哭哭啼啼。每個人頭頂都是一片“烏云”。“其實我不怕死,我在登山的過程中已經和死神打過交道了。我惋惜的是,我這個夢想不能實現了,這么多年的努力白費。但是后來我一想,我還活著,我就要為我的理想繼續去拼搏。”也許就是夏伯渝這股不服輸的倔勁兒最終“遏制”了身體里的癌細胞。

為擺脫醫院病房壓抑的氛圍,夏伯渝索性不住院了,每天騎車回家,第二天再騎車回到醫院做化療。就這樣,二十多年過去了,他的癌癥竟然沒有復發。

克服困難 他比常人多消耗一倍體力

為了心中的“珠峰夢”,夏伯渝一直在做著各種準備,為攀登珠峰積蓄能量和經驗。為了讓假肢更適合登山,夏伯渝與技術人員一起研究,對假肢進行了四五次改良。

2008年,作為奧運圣火傳遞的助威者,夏伯渝重回珠峰大本營。為了驗證一下假肢的適應性和自己的體能,他試著登上了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和7546米的新疆慕士塔格峰。夏伯渝知道,自己距離夢想越來越近了。

攀登珠峰,面對無數條深不見底的冰裂縫、暴風雪襲來時驟降到零下60攝氏度的低溫、險峻的地形、稀薄的空氣,健全人尚且面臨生死考驗,對于使用假肢的夏伯渝來說,更要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。佩戴假肢,夏伯渝要比普通人耗費至少多一倍的體力和精力保持平衡,固定自己,艱難前行。

夏伯渝坦言,他在攀登珠峰的時候,根本無暇欣賞周圍的風景,眼睛就看著腳下,因為假肢沒有感覺,一腳踩下去,雪是虛是實,地面是否高低不平,都無法感知,只能靠眼睛去觀察。一旦發現踩歪了,要迅速調動全身的力量去保持平衡。

此外,佩戴假肢,讓夏伯渝的腿部抬高受到很大限制,遇到比較厚的積雪,他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將腿拔出雪面,只能先跪趴下去,將前方的雪壓實,或者一點點將雪踢開,慢慢前行。

要說危險的也是最困難的,還是攀登珠峰的過程中,會遇到很多大大小小的冰裂縫,這些裂縫走向不明,深不見底,一旦墜入很可能丟掉性命。這時需要在裂縫上架梯子通過。人走在一尺寬的梯子上面會上下晃動,這對于使用假肢無法保持身體平衡的夏伯渝來說非常困難。登山杖失去作用,只能靠爬。而對于更多一米來寬的裂縫,一般人能一步跳過去,而受假肢限制,他只能大步跨。但這要危險得多,夏伯渝假肢沒有踝關節的緩沖,跨過去時重心是后仰的,很容易掉到裂縫中。這需要在裂縫對面的隊友,在其跨過的瞬間,適時把他拉過去。如果拉早了,假肢還沒有接觸到對岸,人就會掉到深不可測的裂縫中;如果拉晚了,夏伯渝身體產生的后坐力很有可能將幾個人一起拖入無底深淵。在隊友的幫助下,夏伯渝順利跨過了登頂珠峰途中遇到的近30個大大小小的冰裂縫。

三次沖頂 他離夢想就差94米

歷經近40年的等待,做足“功課”的夏伯渝在2014年至2016年連續三年向珠峰發起挑戰。遺憾的是,三次沖頂三次未遂,最近的一次,他離夢想只有94米。

2014年因為南坡雪崩,16位夏爾巴向導遇難,尼泊爾政府取消了當年所有攀登珠峰的活動,夏伯渝被迫返回。

2015年,尼泊爾發生8.1級地震,地震引發的雪崩冰崩襲擊到大本營,很多帳篷都被沖上天了。一支22人的登山隊在地震中全部喪生。好在夏伯渝的帳篷位置比較好,沒有被吹倒,才幸免于難。

2016年,已經67歲的夏伯渝再次向珠峰山頂進發。然而,就在距頂峰僅僅還差94米時,暴風雪突降,能見度不足1米。“當時我根本不想下撤,只要不到兩個小時我就上頂了。如果當時是我一個人,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沖頂。因為那很可能就是我最后一次登珠峰了。”

可當夏伯渝回頭,看到他的5個年輕的夏爾巴向導,他又怎么可以因為自己的理想而罔顧他人的生命呢?就在那一刻,夏伯渝做了這一生中最難的抉擇——下撤……

打定了主意的他一下子就垮了下來。體力透支的感覺瞬間撲來,走路很難保持平衡。靠著向導強行支撐,艱難地走下山。后來他得知,就在距離頂峰不足百米的地方,有6個人死于那場暴風雪。登頂的時間不對,凍傷的概率、危險性都成倍地增加,“現在回想起來,我的這個決定是對的。”夏伯渝告訴記者。

寫好紙條 每次他都做最壞打算

“很多人都說,才差90多米,就等于上去啦!可我覺得還是不夠完美,我不想留下遺憾。”在夏伯渝看來,哪怕是差一分一毫,都不能算真正實現夢想。不過,最接近夢想的這次登頂讓夏伯渝得了血栓住院治療,因寒冷和假肢擠壓可導致血栓復發危及生命,醫生告誡他從此與珠峰無緣。可不服輸的夏伯渝始終沒有放棄登山訓練,從2017年開始,夏伯渝走戈壁、攀登玉珠、穿越騰格里沙漠、每天爬一趟香山……奇跡再次出現了,在他兩處主血管堵塞的地方,居然都新生了一條小血管,且和主血管通了。

夏伯渝的妻子,是其截肢后才相識結婚的。她知道丈夫登頂珠峰的夢想就是他生命的動力,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后,做他登山的支持者、鼓勵者。作為家人來講,夏伯渝能不能登頂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要平安歸來。即使夏伯渝每次都向家人做保證,但每次出發前他都要重復做同一件事情—— “我會向家里人交代清楚,我買了什么保險,銀行卡密碼多少,什么時候該交水電費,我的什么東西放在什么地方……用紙寫下來。”

“一個合格的登山者,必須做好一切思想準備,包括直面死亡。這次登山你會遇到什么情況,哪些預想不到的危險,危險不但可以阻止你登山,甚至可以奪走你的性命,這次去是否能回來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”夏伯渝說,只有做好準備才能登好山。因此他每次去都做好了有可能回不來的準備。

家人從來沒有公開反對過夏伯渝登山,但他心里明白,他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家人給了他無比強大的支持,也承受著常人無法體會的心理壓力。對于家人,夏伯渝感到既溫暖又歉疚,“總希望有一天能給家人一些回報”。

暴風雪中 他終于站上世界之巔

截肢、癌癥、血栓,疾病一次次打擊著夏伯渝的身體,雪崩、地震、暴風雪一次次讓他與夢想失之交臂,但這一切都無法磨滅他走向世界之巔的夢想。2018年3月31日,夏伯渝啟程奔赴尼泊爾。臨行前,妻子送給他一個銀色的小葫蘆,里面放了一個字條寫了四個字:平安歸來。夏伯渝這次登山的時候一直都帶在身上。4月5日向珠峰南坡大本營進發,12日到達大本營。在那里,適應,休整,拉練,等待5月份才會出現的登頂窗口期。

5月8日凌晨3點,夏伯渝第5次向著自己的夢想發起沖刺。他用微信發布了報道他登頂的即時新聞《致敬堅持夢想的人》,并寫了四個字:我已出發。

“這一次登頂其實比往次難度更大,一路都是暴風雪。“夏伯渝回憶說,從大本營出發那天雷電交加,讓人害怕,從來沒有在珠峰遇到這么大的雷電。5月14日,天氣晴好,夏伯渝終于登上了世界之巔,實現了43年來苦苦追尋的夢想,成為世界上最年長的成功登頂的雙腿截肢登山者。

下撤途中,比登頂還要驚心動魄。夏伯渝的腿腫脹得無法與假肢吻合,假肢隨時都有可能丟落深淵。“暴風雪一來,氣溫會直接掉到零下五六十攝氏度。”暴風雪對“腳下沒跟兒”、重心靠上的夏伯渝來講,是更大的挑戰。大風一刮,他就不停晃動,只能趴在雪地上固定住自己以免被吹跑。風稍小一點,趕快爬起來走幾步。從峰頂下撤到第一個營地,兩公里的距離,一般人也就走三四個小時的路程,夏伯渝足足走了11個小時。

5月17日,帶著嚴重凍傷的面頰和僵硬的手指,夏伯渝終于回到了大本營。

“有人說我征服了珠峰,我說,是珠峰接納了我。”歷經曲折、拼盡一生終于站在了珠峰之巔,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夏伯渝給出的答案出人意料:“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,就好像我應該上來一樣。”返回品博網首頁>>

打印
繁體
投稿
關閉
返回頂部
河南快三计划